可与适道网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友多闻 > 正文内容

席慕蓉诗集 近现代诗词精选_句子

来源:可与适道网   时间: 2020-10-16

  《无怨的青春》

  诗的价值

  若你忽然问我
  为什么要写诗

  为什么 不去做些
  别的有用的事

  那么 我也不知道
  该怎样回答

  我如金匠 日夜捶击敲打
  只为把痛苦延展成
  薄如蝉翼的金饰

  不知道这样努力地
  把忧伤的来源转化成
  光泽细柔的词句
  是不是 也有一种
  美丽的价值

  如歌的行板

  一定有些什么
  是我所不能了解的

  不然 草木怎么都会
  循序生长
  而侯鸟都能飞回故乡

  一定有些什么
  是我所无能无力的

  不然 日与夜怎么交替得
  那样快 所有的时刻
  都已错过 忧伤蚀我心怀

  一定有些什么 在叶落之后
  是我所必须放弃的

  是十六岁时的那本日记
  还是 我藏了一生的

  那些美丽的如山百合般的
  秘密

  爱的筵席

  是令人日渐消瘦的心事
  是举箸前莫名的伤悲
  是记忆里一场不散的筵席
  是不能饮不可饮 也要拼却的
  一醉

  盼 望

  其实 我盼望的
  也不过就只是那一瞬
  我从没要求过 你给我
  你的一生

  如果能在开满了栀子花的山坡上
  与你相遇 如果能
  深深地爱过一次再别离

  那么 再长久的一生
  不也就只是 就只是
  回首时
  那短短的一瞬

  年轻的心

  不再回头的
  不再是古老的辰光
  也不只是那些个夜晚的
  星群和月亮

  尽管 每个清晨仍然会
  开窗探望
  每个夏季 仍然
  会有茉莉的清香

  可是 是有些什么
  已经失落了
  在拥挤的市街前
  在仓皇下降的暮色中
  我年轻的心啊
  会有茉莉的清香

  可是 是有些什么
  已经失落了
  在拥挤的市街前
  在仓皇下降的暮色中
  我年轻的心啊
  永不再重逢

  蚌与珠

  无法消除那创痕的存在
  于是 用温热的泪液
  你将昔日层层包裹起来

  那记忆却在你怀中日渐
  晶莹光耀 每一转侧
  都来触到痛处
  使回首的你怆然老去
  在深深的静默的 海底

  初相遇

  美丽的梦和美丽的诗一样,都是可遇而不可求的,常常在最没能料到的时刻里出现。
  我喜欢那样的梦,在梦里,一切都可以重新开始,一切都可以慢慢解释,心里甚至还能感觉到所有被浪费的时光,竟然都能重回时的狂喜与感激。胸怀中满溢着幸福,只因你就在我眼前,对我微笑,一如当年。
  我真喜欢那样的梦,明明知道你已为我跋涉千里,却又觉得:芳草小儿癫痫治疗鲜美,落英缤纷,好象你我才初初相遇。

  缘 起

  就在众荷之间
  我把我的一生都
  交付给你了

  没有什么可以斟酌
  可以来得及盘算
  是的 没有什么
  可以由我们来安排的啊
  在千层万层的莲叶之前
  当你一回眸

  有很多事情就从此决定了
  在那样一个 充满了
  花香的 午后

  · 一个画荷的下午

  在那个七月的午后
  在新雨的荷前 如果
  如果你没有回头

  我本来可以取任何一种题材
  本来可以画成 一张
  完全不同的素描或是水彩

  我的一生 本来可以有
  不同的遭逢 如果
  在新雨的荷前
  你只是静静地走过

  在那个七月的午后 如果
  如果你没有 回头

   十六岁的花季

  在陌生的城市里醒来
  唇间仍留着你的名字
  爱人我已离你千万里
  我也知道
  十六岁的花季只开一次

  但我仍在意裙裾的洁白
  在意那一切被赞美的
  被宠爱与抚慰的情怀
  在意那金色的梦幻的网
  替我挡住异域的风霜

  爱原来是一种酒
  饮了就化作思念
  而在陌生的城市里
  我夜夜举杯
  遥向着十六岁的那一年

  

  我难道是真的在爱着你吗
  难道 难道不是
  在爱着那不复返的青春

  那一朵
  还没开过就枯萎了的花
  和那样仓促的一个夏季

  那一张
  还没着色就废弃了的画
  和那样不经心的一次别离

  我难道是真的在爱着你吗
  不然 不然怎么会
  爱上
  那样不堪的青春

  疑 问

  我用一生
  来思索一个问题

  年轻时 如羞涩的蓓蕾
  无法启口

  等花满枝丫
  却又别离

  而今夜相见
  却又碍着你我的白发

  可笑啊 不幸的我
  终于要用一生
  来思索一个问题

  年轻的夜#p#分页标题#e#

  有的答案,我可以先告诉你,可是,我爱,有些答案恐怕要等很久,等到问题都已经被忘记。
  到那个时候,回不回答,或者要回答些什么,都将不再那么重要,若是,若是你一定要知道。
  若是,你仍然一定要知道,那么,请你往回慢慢地去追溯,仔细地翻寻,在那个年轻的夜里,有些什么,有些什么,曾袭入我们柔弱而敏感的心。
  再那个年轻的夜里,月色曾怎样清朗,如水般的澄明和洁净。

  我的信仰

  我相信 爱的本质一如
  生命的单纯与温柔
  我相信 所有的
  光与影的反射和相投

  我相信 满树的花朵
  只源于冰雪中的一粒种子
  我相信 三百篇诗
  反复述说着的 也就只是
  年少时没能说出的
  那一个字

  我相信 上苍一切的安排
  我也相信 如果昭通市癫痫病的治疗费用是多少你愿与我
  一起去追溯
  在那遥远而谦卑的源头之上
  我们终于会互相明白

  山 月 ─ 旧作之一

  在山中 午夜 松林象海浪
  月光替松林剪影
  你笑着说 这不是松
  管它是什么 深远的黑 透明的蓝
  一点点淡青 一片片银白
  还有那幽幽的绿 映照着 映照着
  林中的你 在 你的林中

  你殷勤款待因为你是富豪
  有着许许多多山中的故事
  佛晓的星星 林火 传奇的梅花鹿
  你说着 说着
  却留神着不对我说 那一个字

  我等着 用化石般的耐心
  可是 月光使我聋了 山风不断袭来
  在午夜 古老的林中百合苍白

  山 月 ─ 旧作之二

  我曾踏月而去
  只因你在山中
  而在今夜诉说着的热泪里
  犹见你微笑的面容

  丛山黯暗
  我华年已逝
  想林中次次春回 依然
  会有强健的你
  挽我拾级而上
  而月色如水 芳草凄迷

  山 月 ─ 旧作之三

  请你静听 月下
  有商女在唱后庭
  (唱时必定流泪了吧)

  雨雪霏霏 如泪
  如泪
  (唱歌的我是不是商女呢)

  不知道 千年的梦里
  都有些什么样的曲折和反复
  五百年前 五百年后
  有没有一个女子前来 为你
  含泪低唱

  而月色一样满山
  青春一样如酒

  无悔的人

  她曾对我许下
  一句非常温柔的诺言
  而那轮山月
  曾照过她在林中 年轻的
  皎洁的容颜

  用芳香的一瞬 来换我
  今日所有的忧伤和寂寞

  在长歌痛苦的人群里
  她可知道 我仍是啊
  无悔的那一个

  诀 别

  不愿成为一种阻挡
  不愿 让泪水
  沾濡上最亲爱的那张脸庞

  于是 在这黑暗的时刻
  我悄然隐退
  请原谅我不说一声再会
  而在最深最深的角落里
  试着将你藏起
  藏到任何人 任何岁月
  也无法触及的 距离

  溶雪的时刻

  当她沉睡时
  他正走在溶雪的小路上
  渴念着旧日的
  星群 并且在
  冰块互相撞击的河流前
  轻声地
  呼唤着她的名字
  而在南国的夜里
  一切是如常的沉寂
  除了几瓣疲倦的花瓣
  因风
  落在她的窗前

  泪 ─ 月华

  忘不了的 是你眼中的泪
  映影着云间的月华

  昨夜 下了雨
  雨丝侵入远山的荒冢
  那小小的相思木的树林
  遮盖在你坟山的是青色的荫
  今晨 天晴了
  地萝爬上远山的荒冢
  那轻轻的山谷里的野风
  佛拭在你坟上的是白头的草

  黄昏时
  谁会到坟间去辨认残破的墓碑
  已经忘了埋葬时的哪些情况会诱发癫痫疾病呢方位
  只记得哭的时候是朝着斜阳

  随便吧
  选一座青草最多的
  放下一束风信子
  我本不该流泪
  明知地下长眠的不一定是你
  又何必效世俗人的啼泣

  是几百年了啊
  这悠长的梦 还没有醒
  但愿现实变成古老的童话
  你只是长睡一百年 我也陪你
  让野蔷薇在我们身上开花
  让红胸鸟在我们发间做巢
  让落叶在我们衣褶里安息
  转瞬间就过了一个世纪

  但是 这只是梦而已
  远山的山影吞没了你
  也吞没了我忧郁的心
  回去了 穿过那松林
  林中有模糊的鹿影
  幽径上开的是什么花
  为什么夜夜总是带泪的月华

  远 行

  明日
  明日又隔山岳
  上岳温柔庄严
  有郁雷发自深谷
  重峦叠嶂
  把我的双眸遮掩

  再见 我爱
  让我独自越过这陌生的涧谷
  隔着深深的郁闷的空间
  我的昔时在哭

  自 白

  别再写这些奇怪的诗篇了
  你这一辈子别想做诗人
  但是
  属于我的爱是这样美丽
  我心中又怎能不充满诗意

  我的诗句象断链的珍珠
  虽然残缺不全
  但是每一颗珠子#p#分页标题#e#
  仍然柔润如初

  我无法停止我笔尖的思绪
  像无法停止的春天的雨
  虽然会下得满街泥泞
  却也洗干净了茉莉的小花心

  四 季

  《一》
  让我相信 亲爱的
  这是我的故事
  就好像 让我相信
  花开 花落
  就是整个春季的历史

  《二》
  你若能忘记 那么
  我应该也可以
  把所有的泪珠都冰凝在心中
  或者 将它们缀上
  那夏夜的无垠的天空

  《三》
  而当风起的时候
  我也只不管紧一紧衣裾
  护住我那仍在低唱的心
  不让秋来偷听

  《四》
  只为 不能长在落雪的地方
  终我一生 无法说出那个盼望
  我是一棵被移植的针叶木
  亲爱的 你是那极北的
  冬日的故土

  为什么

  我可以锁住我的心 为什么
  却锁不住爱和忧伤

  在长长的一生里 为什么
  欢乐总是乍现就凋落
  走得最急的都是最美的时光

  谜题

  当我猜到谜底,才发现,筵席已散,一切都已过去。
  筵席已散,众人已走远,而你在众人之中——暮色深浓,无法再辨认,不会再相逢。
  不过只是刹那之前,这园中还风和日丽,充满了欢声笑语,可是我不能进去。他们给了我一个谜面,要我好好地猜测,猜对了,才能与你相见,才能给我一段盼望中的爱恋。
  当我猜到谜底,才发现,一切都已过去,岁月早已换了谜题。

  短 歌

  在无人经过的山路旁
  桃花纷纷地开了
  并且落了

  镜前的那个女子
  长久地凝视着
  镜里儿童患上癫痫以后在治疗的时候是不是会花很多的费用?
  她的芬芳馥郁的美丽
  而那潮湿的季节 和
  那柔润的心
  就是常常被人在太迟了的时候
  才记起来的
  那一种 爱情

  青 春

  我爱 在今夜
  回看那来时的山径
  才发现 我们的日子已经
  用另一种全然不同的方式
  来过了又走了

  曾经那样热烈地计划过的远景
  那样细致精密地描好了的蓝图
  曾经那样渴盼着它出现的青春
  却始终
  始终没有来临

  昙花的秘密

  总是
  要在凋谢后的早晨
  你才会走过
  才会发现 昨夜
  就在你的窗外
  我曾经是
  怎样美丽又怎样寂寞的
  一朵

  我爱 也只有我
  才知道
  你错过的昨夜
  曾有过 怎样皎洁的月

  距 离

  我们置身在极高的两座山脊上
  遥遥的彼此不能相望
  却能听见你温柔的声音传来
  云雾缭绕 峡谷陡峭
  小心啊 你说 我们是置身在
  一步都不可以走错的山脊上啊

  所以 即使是隔着那样远
  那样远的距离
  你也始终不肯纵容我 始终守着
  在那个年轻的夜里所定下的戒律

  小心啊 你说
  我们一步都不可以走错
  可是 有的时候
  严厉的你也会忽然忘记
  也会回头来殷殷询问
  荷花的消息 和那年的
  山月的踪迹

  而我能怎样回答你呢
  林火已熄 悲风凛冽
  我哽 的心终于从高处坠落
  你还在叮咛 还在说
  小心啊 我们
  我们一步都不可以走错

  所有的岁月都已变成
  一篇虚幻的神话 任它
  绿草如茵 花开似锦
  也终于都要纷纷落下
  在坠落的昏眩里
  有谁能给我一句满意的解答

  永别了啊
  孤立在高高的山脊上的你
  如果从开始就是一种
  错误 那么 为什么
  为什么它会错得那样的 美丽

  白鸟之死

  你若是那含泪的射手
  我就是 那一只
  决心不再躲闪的白鸟

  只等那羽箭破空而来
  射入我早已碎裂的胸怀
  你若是这世间唯一
  唯一能伤我的射手
  我就是你所有的青春岁月
  所有不能忘的欢乐和悲愁

  就好象是最后的一朵云彩
  隐没在那无限澄蓝的天空
  那么 让我死在你的手下
  就好象是 终于能
  死在你的怀中

  致流浪者

  总有一天 你会在灯下
  翻阅我的心 而窗外
  夜已很深 很静

  好像是 一切都已过去了
  年少时光的熙熙攘攘
  尘埃与流浪 山风与海涛
  都已止息 年也终于老去

  窗外 夜雾漫漫
  所有的悲欢都已如彩蝶般
  飞散 岁月不再复返

  无论我曾经怎样固执地
  等待过你 也只能
  给你留下一本
  薄薄的 薄薄的 诗集

推荐阅读
本类最新

© zw.fxczi.com  可与适道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07688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