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与适道网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卤豆腐 > 正文内容

爱丽丝的代言者_故事

来源:可与适道网   时间: 2020-10-16

  一个月前克因市越狱事件闹得临近小镇人心惶惶,果然祸不单行,就在越狱事件过去没几天,帕克斯小镇上就发生了一起凶杀案,在接下来的一个月里又接连发生两起近乎相同的凶杀案,小镇上的居民深信这是逃犯所为,无不担心着自己会成为凶手的下一个目标。

  小镇警局里乔瑟警官一个人呆在办公室里,他这一个月来没睡过几天安稳觉,他翻看着三起凶杀案的相关资料,希望能从中找出破案的线索,他又拿起放在一旁的几件证物,然而这并没有给他带来什么灵感,他不禁眉头紧锁。凶手为什么要杀害一个月前越狱的逃犯?三起案件是一人所为,还是多人作案?凶手又为何用被害者的血写下“爱丽丝”三个字?留在现场的塔罗牌又有何深意?一个个问题浮现在乔瑟警官的脑海中,他端起桌子上早已凉了的咖啡,正想喝一口,突然电话响起,他赶紧放下手中的杯子,拿起电话就说道:“怎么了?”

  “乔瑟警官,‘爱丽丝‘又出现了!”电话那端传来颤抖的声音。

  “在什么地方?”乔瑟警官急忙问道。

  “奥克斯特大街99号。”

  “好,我马上赶过去。对了,顺便通知伍迪警官。”乔瑟挂断电话,走出办公室,召集了局里剩余的警力便立刻朝案发现场赶去。

  到了案发现场,乔瑟直奔被害者尸体而去,伍迪警官早一步到达现场,正在查看尸体。

  “怎么样,伍迪警官?”乔瑟显得有些着急。

  “乔瑟警官,你过来看,被害者果然是逃犯之一。作案手法与前三起案件相似,同样的血字,现场同样留下了塔罗牌,只不过……”伍迪警官一个月前被调到小镇,专为搜捕逃犯,凶杀案发生后他也便留下来协助乔瑟警官破案。

  “只不过什么?”

  “我来的时候现场很凌乱,看来这回凶手很匆忙,这与前三起相比,似乎不像同一个人所为。前三起案件凶手的手法近乎完美,现场被处理得干干净净,可以说凶手作案时是相当冷静的,这与现在发生的这起案件完全不同。”

  “你是说很有可能是模仿犯所为?”乔瑟对伍迪警官的细致分析深感敬佩。

  “嗯……不排除这个可能性。”伍迪警官若有所思地说。

  乔瑟找来了法医询问死者的情况,“死者叫阿诺德沃伦,身体上有多处割伤和勒痕,死因为头部遭受重创,与前三起案件相同为钝器所伤,具体情况还得等验尸之后才能知道。”乔瑟警官将在现场发现的塔罗牌拿在手中,尽管他不知犯人有何意图,他还是相信塔罗牌对于犯人来说,肯定有很重要的意义。

  “那张是塔罗牌中编号为15的大阿卡那牌,牌名‘恶魔‘,不知道死者是恶魔呢,还是犯人才是从地狱来到人间的恶魔?”伍迪警官向乔瑟警官说道。

  “不管他是恶魔,还是单单的嗜血者,我都要抓到他!”乔瑟警官斩钉截铁地说。

  现场的搜查从上午九点一直持续到中午,回到警局的乔瑟警官没吃午饭就急着要召开会议,这一刻连他自己也不知道下一步究竟该怎么走。

  “大家都看到手中的资料了,这是近期来连续发生的四起凶杀案的相关资料及死者生前的案底资料,在这里先让我简要做下说明。第一起案件中,死者名叫艾文特里,39岁,四年前因抢劫银行被抓入狱,一个月前越狱,5月13日死者尸体被发现于蒂索莫妮大街的一处垃圾堆处,头部遭受重创而死。第二起凶杀案的死者名叫奥德里奇马克,38岁,两年前因强奸罪被捕入狱,一个月前同前者一起越狱,他的尸体是在5月22日于古纳特街一处停车场里被发现,死因相同。第三起凶杀案被害者叫查尔斯盖伦,43岁,一年前因故意伤害罪入狱,一个月前越狱,5月26日在达克斯商业街一地下购物广场里发现了他的尸体,死因同前两者。还有今天也就是5月31号在奥克斯特发现的阿诺德沃伦,生前曾犯过多起诈骗罪。以上就是这四起案件的简要说明,布雷尔,案件的具体进展你给大家说明一下。”

  “对于凶手留下的‘爱丽丝’三个字,我们推测凶手动机为复仇的可能性很大,我们调查了近四年内小镇的居民死亡报告,又集中调查了逃犯所犯案件的受害者和关联者的资料档案,在其中我们找到了两位名字为‘爱丽丝’的女性,其中一名为爱丽丝琼斯,三年前自杀在自己家中,当时为63岁,除了一个外孙外没有其他亲人,自杀的原因不明。另外一名女性叫爱丽丝佩雷斯,四年前被牵扯进一起银行抢劫案中,正是艾文特里的那起案件,佩雷斯被艾文特里驾车撞伤,于抢救无效后逝世,死时只有26岁,为佩雷斯家的养女,之后佩雷斯一家搬到了塔诺德市区,在她所呆过的孤儿院,我们了解到爱丽丝佩雷斯原名爱丽丝利克冯兹,进孤儿院时没有其他亲人,不过据院长说,利克冯兹提到过她有一个哥哥,只不过她并不知道他哥哥在哪,也没提起过名字。根据这我们推测凶手为佩雷斯她亲人的可能性很大。”

  “等等,这与其他三起案件没多大联系嘛,再说了,到哪里萍乡专治癫痫病的医院去找她的哪位哥哥呀?”乔瑟说道。

  “其余三起案件的死者生前都犯下过罪行,不排除凶手将仇恨转嫁到他们身上的可能性。”布雷斯紧接着说道。

  “那现场留下的塔罗牌又怎么解释?”有人追问道。

  “我查了一下相关资料,留在现场的四张塔罗牌都为大阿卡那牌,第一张编号20,牌名‘审判’,有赎罪审判的寓意;第二张编号11,牌名‘正义’,寓意正义、合理性;第三张编号13,牌名‘死神’,寓意结束、接纳、新生、改变、升华,暗示某种状况的结束;第四张编号15,牌名‘恶魔’,这张牌寓意有很多种,代表蹂躏、束缚,或者自我惩罚、魔鬼的引诱、自我毁灭等等。我认为凶手一开始也许是为了复仇,他把自己当作正义的使者,对罪恶实行审判惩罚,甚至他在这其中得到了对自我的认知及对生命的升华,他在渐渐变得残忍,把杀人当作自我救赎的一种铺垫,他在成就一种杀戮的艺术。”布雷斯双眼布满血丝,他大声宣读着自己的见解,那一刻他仿佛感染了恶魔的气息,语调近乎疯狂而又如此深刺入人心。#p#分页标题#e#

  “我只知道凶手无视法律,杀害了本应接受法律制裁的逃犯,更重要的是,即使是犯下罪恶的犯人,任何一个人也无权残忍地剥夺掉他们的生命,杀戮的艺术?他只是个杀人魔,我们当下的使命就是尽快抓住他,让他知道蔑视法律的后果!”乔瑟警官气冲冲地说道。

  “如果犯人留下塔罗牌,只是为了宣示自己的正义,那么还好办,再继续调查塔罗牌的用  一个月前克因市越狱事件闹得临近小镇人心惶惶,果然祸不单行,就在越狱事件过去没几天,帕克斯小镇上就发生了一起凶杀案,在接下来的一个月里又接连发生两起近乎相同的凶杀案,小镇上的居民深信这是逃犯所为,无不担心着自己会成为凶手的下一个目标。

  小镇警局里乔瑟警官一个人呆在办公室里,他这一个月来没睡过几天安稳觉,他翻看着三起凶杀案的相关资料,希望能从中找出破案的线索,他又拿起放在一旁的几件证物,然而这并没有给他带来什么灵感,他不禁眉头紧锁。凶手为什么要杀害一个月前越狱的逃犯?三起案件是一人所为,还是多人作案?凶手又为何用被害者的血写下“爱丽丝”三个字?留在现场的塔罗牌又有何深意?一个个问题浮现在乔瑟警官的脑海中,他端起桌子上早已凉了的咖啡,正想喝一口,突然电话响起,他赶紧放下手中的杯子,拿起电话就说道:“怎么了?”

  “乔瑟警官,‘爱丽丝‘又出现了!”电话那端传来颤抖的声音。

  “在什么地方?”乔瑟警官急忙问道。

  “奥克斯特大街99号。”

  “好,我马上赶过去。对了,顺便通知伍迪警官。”乔瑟挂断电话,走出办公室,召集了局里剩余的警力便立刻朝案发现场赶去。

  到了案发现场,乔瑟直奔被害者尸体而去,伍迪警官早一步到达现场,正在查看尸体。

  “怎么样,伍迪警官?”乔瑟显得有些着急。

  “乔瑟警官,你过来看,被害者果然是逃犯之一。作案手法与前三起案件相似,同样的血字,现场同样留下了塔罗牌,只不过……”伍迪警官一个月前被调到小镇,专为搜捕逃犯,凶杀案发生后他也便留下来协助乔瑟警官破案。

  “只不过什么?”

  “我来的时候现场很凌乱,看来这回凶手很匆忙,这与前三起相比,似乎不像同一个人所为。前三起案件凶手的手法近乎完美,现场被处理得干干净净,可以说凶手作案时是相当冷静的,这与现在发生的这起案件完全不同。”

  “你是说很有可能是模仿犯所为?”乔瑟对伍迪警官的细致分析深感敬佩。

  “嗯……不排除这个可能性。”伍迪警官若有所思地说。

  乔瑟找来了法医询问死者的情况,“死者叫阿诺德沃伦,身体上有多处割伤和勒痕,死因为头部遭受重创,与前三起案件相同为钝器所伤,具体情况还得等验尸之后才能知道。”乔瑟警官将在现场发现的塔罗牌拿在手中,尽管他不知犯人有何意图,他还是相信塔罗牌对于犯人来说,肯定有很重要的意义。

  “那张是塔罗牌中编号为15的大阿卡那牌,牌名‘恶魔‘,不知道死者是恶魔呢,还是犯人才是从地狱来到人间的恶魔?”伍迪警官向乔瑟警官说道。

  “不管他是恶魔,还是单单的嗜血者,我都要抓到他!”乔瑟警官斩钉截铁地说。

  现场的搜查从上午九点一直持续到中午,回到警局的乔瑟警官没吃午饭就急着要召开会议,这一刻连他自己也不知道下一步究竟该怎么走。

  “大家都看到手中的资料了,这是近期来连续发生的四起凶杀案的相关资料及死者生前的案底资料,在这里先让我简要做下说明。第一起案件中,死者名叫艾文特里,39岁,四年前因抢劫银行被抓入狱,一个月前越狱,5月13日死者尸体被发现于蒂索莫妮大街的一处垃圾堆处,头部遭受重创而死。第二起凶杀案的死者名叫奥德里奇马克,38岁,两年前因强奸罪被捕入狱,一个月哈尔滨癫痫病医院靠谱吗前同前者一起越狱,他的尸体是在5月22日于古纳特街一处停车场里被发现,死因相同。第三起凶杀案被害者叫查尔斯盖伦,43岁,一年前因故意伤害罪入狱,一个月前越狱,5月26日在达克斯商业街一地下购物广场里发现了他的尸体,死因同前两者。还有今天也就是5月31号在奥克斯特发现的阿诺德沃伦,生前曾犯过多起诈骗罪。以上就是这四起案件的简要说明,布雷尔,案件的具体进展你给大家说明一下。”

  “对于凶手留下的‘爱丽丝’三个字,我们推测凶手动机为复仇的可能性很大,我们调查了近四年内小镇的居民死亡报告,又集中调查了逃犯所犯案件的受害者和关联者的资料档案,在其中我们找到了两位名字为‘爱丽丝’的女性,其中一名为爱丽丝琼斯,三年前自杀在自己家中,当时为63岁,除了一个外孙外没有其他亲人,自杀的原因不明。另外一名女性叫爱丽丝佩雷斯,四年前被牵扯进一起银行抢劫案中,正是艾文特里的那起案件,佩雷斯被艾文特里驾车撞伤,于抢救无效后逝世,死时只有26岁,为佩雷斯家的养女,之后佩雷斯一家搬到了塔诺德市区,在她所呆过的孤儿院,我们了解到爱丽丝佩雷斯原名爱丽丝利克冯兹,进孤儿院时没有其他亲人,不过据院长说,利克冯兹提到过她有一个哥哥,只不过她并不知道他哥哥在哪,也没提起过名字。根据这我们推测凶手为佩雷斯她亲人的可能性很大。”

  “等等,这与其他三起案件没多大联系嘛,再说了,到哪里去找她的哪位哥哥呀?”乔瑟说道。

  “其余三起案件的死者生前都犯下过罪行,不排除凶手将仇恨转嫁到他们身上的可能性。”布雷斯紧接着说道。

  “那现场留下的塔罗牌又怎么解释?”有人追问道。

  “我查了一下相关资料,留在现场的四张塔罗牌都为大阿卡那牌,第一张编号20,牌名‘审判’,有赎罪审判的寓意;第二张编号11,牌名‘正义’,寓意正义、合理性;第三张编号13,牌名‘死神’,寓意结束、接纳、新生、改变、升华,暗示某种状况的结束;第四张编号15,牌名‘恶魔’,这张牌寓意有很多种,代表蹂躏、束缚,或者自我惩罚、魔鬼的引诱、自我毁灭等等。我认为凶手一开始也许是为了复仇,他把自己当作正义的使者,对罪恶实行审判惩罚,甚至他在这其中得到了对自我的认知及对生命的升华,他在渐渐变得残忍,把杀人当作自我救赎的一种铺垫,他在成就一种杀戮的艺术。”布雷斯双眼布满血丝,他大声宣读着自己的见解,那一刻他仿佛感染了恶魔的气息,语调近乎疯狂而又如此深刺入人心。#p#分页标题#e#

  “我只知道凶手无视法律,杀害了本应接受法律制裁的逃犯,更重要的是,即使是犯下罪恶的犯人,任何一个人也无权残忍地剥夺掉他们的生命,杀戮的艺术?他只是个杀人魔,我们当下的使命就是尽快抓住他,让他知道蔑视法律的后果!”乔瑟警官气冲冲地说道。

  “如果犯人留下塔罗牌,只是为了宣示自己的正义,那么还好办,再继续调查塔罗牌的用  意也无济于事,这只是凶手将我们引向错误方向的一个伎俩,我认为我们应该从第一起案件出发,着重于仇杀的可能性。”伍迪警官的话将会议上紧张的氛围舒缓开来,这时不知是谁推开会议室的门闯了进来,刚缓过劲的人一下子又蹦紧了神经。

  “请原谅我的无礼,我想乔瑟警官一定迫不及待地想得知这个事情。”法医手中拿着翻开的验尸报告,一脸的着急。

  “什么事情?”乔瑟一开始有些迷惑,但很快这种迷惑变成了一种莫名的期待。

  “我在死者阿诺德沃伦的手指甲中发现了不属于死者的一根发丝,根据DNA鉴定结果,发丝来自一名叫鲍恩雷特尔的男性,现居于奥克斯特大街86号,在小镇火炬报报社工作,没有犯罪前科。”

  “奥克斯特大街86号?那里就离案发现场不远。快,赶紧组织人员对鲍恩雷特尔实施抓捕!”乔瑟警官同伍迪警官一起前往嫌犯的住所实行抓捕。

  抓捕行动很顺利,嫌犯并没有做很大抵抗,随后乔瑟警官便开始了对嫌犯的审讯。

  “鲍恩雷特尔,29岁,父母在其16岁时死于车祸,之后一直跟随外婆生活,外婆去世后搬到了奥克斯特街的一处公寓,现今在火炬报报社工作,没有前科。我说的对吗,鲍恩?告诉我,为什么杀害他们?”乔瑟警官把四名死者的照片在桌子上依次摆开,尽管他无法相信眼前的这个年轻小伙子会犯下如此罪行,但他还是不能忽略掉那确凿的证据。

  “我没有杀害他们,至少不全是。”雷特尔胆怯地瞥了乔瑟一眼,又很快低下了头。

  “什么意思?告诉我真相,鲍恩!”乔瑟警官从椅子上站了起来,一把抓住了雷特尔的衣领。

  “冷静下来,乔瑟。”在一旁的伍迪警官上前将乔瑟拉开,又走到雷特尔旁边,说道:“鲍恩,你犯下的罪行你我都清楚,你只要老实交代就行了。”

  “我,我知道这一天迟早要来,不过我不后悔自己所做过的,我永远不会原谅他,他就是一个恶魔,一个应被打入地狱的罪恶之人,癫痫病有什么治疗的方法我是代替上帝来惩罚他。”雷特尔眼神中透出一股寒意,乔瑟警官知道那是恨意,一种足以使人丧失理智的感情。

  “他是谁?阿诺德沃伦?”伍迪警官问道。

  “就是他。”

  “但是,为什么?他只不过是个诈骗犯,难道是他害死了你的父母,又或者是你外婆?”伍迪警官脸上透露出一丝忧虑,那一刻或许他能体会得到雷特尔的感受。

  “三年前,我外婆因为抑郁症自杀了,这都是那个该死的诈骗犯害的。五年前,他假扮保险公司的工作人员,骗去了我外婆大半辈子的积蓄,那时我跟着外婆生活,条件本就不乐观,再加上这一横祸,让外婆大病了一场,久久未能治愈,本就不好的身体变得更加虚弱了,那之后外婆就患上了抑郁症,三年前终不能忍受疾病的折磨自杀了。他怎么能这么对待她!她本能安享晚年的。这一切都是那个家伙害的!”这时的雷特尔早已泪流满面,这个小伙子是那么敬爱她的外婆,然而那种爱不知什么时候被仇恨所取代了。

  “鲍恩,你没有杀害这三个人吗?”乔瑟警官指了指桌子上的照片。

  “没有。”

  “好了,我们出去吧,伍迪警官。”伍迪警官愣了一下,他想再审问一会,但犹豫了一会,还是同乔瑟警官一起走出了审讯室。

  “你怎么看,伍迪警官?”

  “关于什么,乔瑟警官?”伍迪警官好像猜出了乔瑟警官想表达的意思,又连忙说道:“乔瑟警官,你相信他的话了?但他也有可能是在说谎啊。”

  “为了什么?”

  “当然是为了减轻自己的罪行!我认为他就是这四起凶杀案的凶手。”

  “不急着下结论,伍迪警官。既然我们没有足够的证据证明前三起案件也是他所为,那我们就不能给他枉加罪行。”乔瑟警官深信真正的凶手并没有抓到,前三起案件一定另有凶手。

  “将犯人关押起来,待明天继续审问。”乔瑟警官吩咐人将雷特尔关了起来,之后便与其他人一起回去了,显然大家都已经筋疲力尽了。

  夜深了,留在警局值班的人也已昏昏欲睡,突然走廊传来脚步声,值班的人被惊醒了,“是谁?”只听走廊里有人喊道:

  “是我!”

  “原来是乔瑟警官啊,这么晚了您还在警局呢,没回家吗?”值班的人用手电筒照了照,真的是乔瑟警官。

  “没什么,我就是来看看白天关进来的犯人的情况。”乔瑟警官回到家中后,被白天的事情闹的难以入眠,他又驾车想回警局去,想再问雷特尔几个问题,不问清楚的话,他今夜恐怕会在不安与困惑中度过。

  “乔瑟警官,这时候了,犯人恐怕早就睡了。”

  “也是,那……那没什么了,我这就回去。”说罢,乔瑟警官便转身离开了。

  “跟伍迪警官一样,也真够多心的,犯人关在里面又逃不了。”显然值班的人对在快要睡着时被打扰一事有些不高兴,而且还先后两次。

  又是忙碌的一天,乔瑟警官同伍迪警官一起来到审讯室,他们想再做更详细的审问。

  “鲍恩,在问之前,我希望你考虑好之后再回答,别想着说谎,欺骗我和乔瑟警官。”还没等乔瑟警官开始,伍迪警官就对雷特尔提醒道。

  “那么,我再问你一次,艾文特里、奥德里奇马克、查尔斯盖伦这三个人是不是你杀的?”伍迪警官先开始了审问。乔瑟警官相信雷特尔并没有杀害那三人,他知道就算伍迪警官再怎么问,也不会得到什么结果。#p#分页标题#e#

  “是我杀的。”雷特尔用低沉的声音说道。

  “什么?鲍恩,你昨天不是说这三人的死与你无关吗?”乔瑟警官一下子从座椅上站了起来,他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在心里不停地问自己,为什么只隔了一天,雷特尔就改变了证言,难道真是他所为?

  “你说的是真的吗,鲍恩?”伍迪警官看着雷特尔的双眼,他认为雷特尔并没有说谎,这也是他所期待的。

  “鲍恩,我希望你能考虑清楚,承认你没有犯下的罪行只会加重对你的惩罚,我知道你在说谎,你不可能是前三起案件的凶手。”

  “乔瑟警官,你在干什么?你知不知道你这是在诱导罪犯?”伍迪警官语气中带了愤愤。

  “伍迪警官,我们是执法者,是要讲求证据的!”乔瑟警官说道。

  “证据就是他承认了自己的罪行(美文网 ),我认为这四起案件已经结束了,是时候该对犯人宣判定罪了。”

  “那么我问你,鲍恩,你留在现场的塔罗牌有什么用意?”乔瑟警官追问道。

  “没什么有意,我只是用它们宣示  自己的正义,那是对罪恶之人,对恶魔们的审判、惩戒。”雷特尔没有其他的辩解,这一切似乎都在合理之中,杀一人,还是杀四人,对于他来说已没多大区别,在他眼里他们只不过是罪恶者,虽然自己也一样。

  “凶器呢?你用的是什么凶器?”

  “癫痫病什么药能控制一把斧头。”

  “在哪里?”乔瑟警官继续追问着。

  “就藏在我家中,在我床下面的地板里。”

  “乔瑟警官,你再问也是没用的,显然他已经供认不讳了。”乔瑟警官转身离开了审讯室,他吩咐一些人再到雷特尔家中搜查一遍,看是否真如他自己所说,凶器就藏在他家中。

  果然,在雷特尔说的地方发现了一把满血迹的斧头,证据摆在乔瑟警官的面前时,他也只好放弃了自己心中的疑惑,虽然案件中还有一些疑点。

  三天后,鲍恩雷特尔要被押送到克因市贝雷监狱,正式宣判后他也许将在里面度过他剩余的一生。伍迪警官也会同押送的车辆一起回到克因市。这天,伍迪警官想乔瑟警官打了声招呼后,就准备离开小镇。

  “和你工作的这几天很愉快,伍迪警官,路上小心点。”乔瑟警官对驾车即将走的伍迪警官说道。

  “放心吧。乔瑟警官你也别想太多了,案件已经告破,剩下的就是对犯人的宣判定罪了。”

  “嗯,我知道。”乔瑟警官并没有反驳他,他明白上级也想着要早点结束案件,好平定民众的不安,但他也知道案件并没有这么简单,他预感真正的凶手还会犯案。

  “那我走了,乔瑟警官。”伍迪警官的车跟在押送犯人的警车后面缓缓驶离了小镇。

  回到警局后,乔瑟警官又重新翻出了四起案件的相关资料及报告,他明白自己是一个全凭证据的执法人员,对案情要抽丝剥茧,重整分析各条线索间的关系,直至找到凶手,法律与正义不允许他忽略任何疑点,上级对于案件的匆匆了结是对他,乃至是对所有办案人员的侮辱。雷特尔的异常,四起案件的杀人手法,血字还有塔罗牌,乔瑟警官重新梳理着案件,如果犯人犯案有心理的因素,那么他肯定是一个追求完美的人,他也绝不会放过一个妨碍了他完美计划的人,那么他下一个目标会是谁呢?想到这里,乔瑟警官似乎明白了什么,他拨通了伍迪警官的电话,

  “伍迪警官,凶手绝对会在押送途中找机会杀掉鲍恩雷特尔的,案件还没有结束,你一定要……”还没等乔瑟把话说完,伍迪警官打断道:

  “该死,果然跟你想的一样,我实在是大意了,乔瑟警官。”电话里夹杂着很多噪音。

  “你说什么?”乔瑟警官有不好的预感。

  “刚刚犯人不知怎么打开手铐和警车后门的,他急于逃脱,从行驶的警车上跳了下来,正好被我的车撞上,虽然护送的人员做了急救,但还是没能救过来。都怪我没有好好检查犯人的情况,可恶!”这时的伍迪警官被卡在了自己的车里,道路上挤满了围观的人,而在场的警员早已乱作了一团。

  “可恶!”乔瑟狠狠把电话摔在地上,他后悔自己没能阻止这一切的发生,但他又很快冷静了下来,诸多疑点已经暴露出来,他似乎抓到了什么线索,没做多想,他急忙向上级请示,要求重新审理这几起案件,但他并没有得到上级的批准,“我已经接到伍迪警官的电话了,连续杀人案的凶手已在逃脱途中意外身亡,这几起案件就到此为止。”当得到上级这样的回复时,乔瑟感到了自己的无奈与无助,他只有将自己的想法埋在心中,真正的凶手仍在逍遥法外,而他是不会罢手的。

  连续凶杀案已过去了一年的时间,虽然越狱的逃犯仍有在逃的,但自那之后凶手没有再犯案,帕克斯小镇似乎又恢复了久违的祥和与安宁。乔瑟警官始终相信凶手会再次作案,只是不知那要到什么时候,他无数次在脑海中描绘出犯人的容貌,但那也只是像档案夹中的素描画像一样毫无用处。这天他查到了爱丽丝佩雷斯的墓地所在,他想从另一个线索查起,来到爱丽丝佩雷斯所在的墓园,这一切似乎又回到了起点。

  “伍迪警官?”一个熟悉的身影向乔瑟走来。

  “乔瑟警官?”对面迎来的是伍迪警官,对于在这里遇见乔瑟警官,他同对方一样颇感惊讶。

  “伍迪警官你怎么会来这里?”显然惊讶之余,乔瑟对于伍迪警官的出现表现出更多的是疑问。

  “我只是来看望一位故人。”

  “镇上有伍迪警官的亲戚或朋友吗?我怎么没听你说起过?”乔瑟问道。

  “很久以前的事了,她已经过世了,我只是来看看她的墓。话说回来你到这来,莫非也是祭拜故人?”伍迪警官问道。

  “嗯,算是吧!”
#p#分页标题#e#
  “那你去吧,我今天还得赶回市里,就不多聊了。”说罢,伍迪警官转身朝路边的一辆黑色汽车走去。

  同伍迪警官道过别后,乔瑟警官便向爱丽丝佩雷斯的墓走去,来到墓前,只见一束美丽的白日菊被放在墓前,乔瑟警官没做多想,他拿出一根烟来,点着,若有所思地吸着。

  “嗯?这是什么?”他从花束中拿出一张卡片来,“这是!”乔瑟警官手中的是一张塔罗牌,这是“魔术师”(大阿卡那牌中编号为1的牌,暗示是展开新计划的好时机)带给他的预告函,而它来自“爱丽丝的代言者”。

推荐阅读
本类最新

© zw.fxczi.com  可与适道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07688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