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与适道网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羊杂碎 > 正文内容

过年_散文

来源:可与适道网   时间: 2020-10-16

  学校终于放假了,也到年根了,还没喘口气呢,又得忙着大扫除,置办年货。这日子,真比流水还快。

  建华忙了一早上,洗完东西又擦玻璃,还要给老婆孩子做饭,这家务活干起来,比他教书还累呢。

  门锁一响,亚茹下班回来了,边换鞋边喊:“建华,我们单位分的带鱼,我放在地下室了,你下午送到我妈那里吧。反正我们也不会做,等妈炸好了我们带点回来吃就行。”

  建华正在炒菜,答应一声,把一盘鱼香肉丝盛到盘子里,又做了个鸡蛋汤。

  “乐乐,不练了,我们吃饭了。”

  亚茹从书房里唤出练钢笔字的女儿,带她洗手吃饭。

  “乐乐,多吃点菜,你爸拌的黄瓜可鲜了。”

  亚茹给女儿夹着菜,也顺便夸夸建华饭做的香。

  建华看老婆今天高兴,犹豫了半天,还是决定把想了很久的话说出来。

  “亚茹,今年过年,我们回老家陪陪爹妈好不好?”

  亚茹吃得正高兴呢,听了建华的话,脸色慢慢转阴了,夹菜的筷子也停下来。

  “建华,年年过年不是去我妈那儿吗,干嘛跑那么远去山里。再说,天这么冷,乡下又没暖气,乐乐去了能受得了吗?”

  亚茹把饭碗一推,索性不吃了,脸拉得老长。

  早料到会是这样的结果,可建华心里,也还是非常失望,甚至有些愤怒了。

  结婚快十年了,除了刚结婚那两年亚茹跟着他回过几次老家,生下乐乐后,就借口孩子小,受不了坐长途汽车的颠簸,又嫌他家条件差,闻不惯那炕烟味,总之有各种理由来拒绝去看他爹妈。算起来,他们已经有五六年没回家陪爹妈过年了,只有放暑假的时候,建华一个人匆匆回去看望一趟。爹妈惦记小孙女,亚茹总说乐乐小,农村里条件差,不让他带乐乐回去看爷爷奶奶。

  好好的一顿饭吃得不欢而散。亚茹带乐乐去午睡了,建华收拾了碗筷,一个人坐到客厅里,按开电视,看着新闻频道,脑子里却乱纷纷的,眼前老晃动着爹妈的影子。还有昨天他打电话时,妈妈说的话:“建华,今年过年你们回来不?我们都治疗女性癫痫病的方法好几年没见过亚茹和乐乐了,挺想的。你爹气管炎也越严重了,就不知道还能等你们几年……”

  妈妈还在絮絮叨叨,建华却羞愧得不敢答话了。最后,他给妈说,亚茹还没放假呢,等她放了假,他们尽量赶回去陪爹妈过年。

  可是,刚刚才说一句,就被亚茹驳回去了,若不回去,让他怎么面对父母。本来在父母面前,他就够不孝的了,亚茹一直这样,让他情何以堪。

  是,他家是在穷山沟,他父母也是地地道道的土包子,亚茹看不上他家,也嫌弃他父母,可当初两人谈恋爱的时候,她也没嫌弃过他的出身,结婚后还让岳父帮他托人调动工作,怎么现在的亚茹,就势利成这样了呢?

  建华和亚茹是在大学同学,大三的时候开始谈的恋爱,还是亚茹主动追求的建华。那时候的建华是学院公认才子,校报的编辑兼主要撰稿人,还时不时有诗歌散文在杂志上发表,名气加人气,再加上人长得也帅气,颇吸引女生们的眼球。学校里总有几个花痴借故让他修改文章,或约他周末去吃饭,或请他看电影,偷偷塞到他桌洞或衣兜里的情书,都不知道有多少了,也引来多少男生们羡慕嫉妒恨的眼神。

  亚茹也是在一次找建华询问校刊上投稿的事认识他的。那时候的亚茹学的是金融,建华是中文系,两个人之前并不认识。亚茹从小也喜欢文学,上高中时就开始写一些小短文,或者即兴写几句诗,虽然没建华写得那么好,也颇有点才情的。

  亚茹在校报投了篇稿子,建华给她修改一番,润润色,发表了。亚茹看了校报上的文章,经建华一修改,增色不少,她才觉得自己的写作水平真有待提高,同时,也对这个有名的大才子颇为仰慕,想借感谢他为名,认识一下。

  结果是,亚茹对建华一见钟情,尽管知道建华身边不乏追求他的女孩子,她也打听出来建华并没有真正的女朋友,庆幸之余,便开始特意找机会接近建华,过一段时间两人熟悉了,亚茹大胆地对建华表达了爱慕之情,却遭到了建华的拒绝。

  对于建华来说,亚茹已经不是他拒绝过的第一个女孩子了。倒不是建华恃才自傲,他明白自己只是来自大山里的一个穷学生,每月的生活费都得靠爹辛辛苦苦在砖窑干苦力挣点寄给他。为了供他上大学,妹妹初中毕业就去南方打工了。他看似光明的前途,是亲人们用血汗支持着,他不想在大学里谈恋爱,更不想儿童癫自愈的几率多大和城里的女孩谈恋爱,现在的女孩子都很现实的,一旦知道他的家庭情况,浪漫的爱情也不过一场无言的结局。

  亚茹被拒绝后也伤心了一阵子,但她是真心爱上建华了,并未被他的冷漠击退,不管建华接不接受她的感情,她都一如既往地对他好。建华为了让她死心,把家里的情况全盘告诉她,还说,他将来毕业了也得回老家,他家里就他一个男孩,父母都老了,他也不想离他们太远,就回乡当个教师,平平淡淡过日子,他给不了亚茹应该拥有的幸福。

  亚茹说她喜欢的是建华,跟他的家庭出身没关系,至于将来工作的事,等他们毕业了再说,总之,只要建华还没女朋友,她就不放弃。

  亚茹的执着和真情终于感动了建华,毕竟都已到了爱情萌动的年纪,面对这样一个痴情的女孩,建华再理智,也抵御不了内心对爱的渴望。到了大学,不谈恋爱的学生倒成了奇葩了。

  毕业季到了,他们和众多校园里的情侣一样,面临着选择。建华要回家乡,亚茹也要回父母所在的城市。建华知道此一别可能就是爱情的结束,他也不太难过,早知道会是这样的结局,他们都没有做错什么,只是过早地品尝了一枚酸涩的青果而已。

  建华后来被分配到他们镇上的一个中学当老师,他也主动中断了和亚茹的联系。她是生活在城市里的女孩,应该过她舒适安逸的生活。离开他,她一定能找到一个优秀的男人,他和她,注定不是同路人。

  可谁能想到,半年后,亚茹竟然大老远地跑来找他,死活不同意就这样分手,还跟着他到家里,说服建华的父母同意他们的婚事。

  建华的爹妈都是老实巴交的农民,一辈子没出过大山,见这么个娇滴滴的天仙一样的城里姑娘主动上门要给他们当儿媳妇,自然高兴地合不拢嘴,哪里肯听建华的解释,就催着儿子答应下来,早点结婚,他们也安心了。

  那年元旦,建华和亚茹结婚了,只是亚茹已经在她所在的城市找到了工作,婚假结束,亚茹回去上班了,两人只能过着两地分居的夫妻生活,也多有不便。

  一年后,亚茹请假回来,跟他们说,让建华去她所在的城市工作。建华的爹妈虽然舍不得让唯一的儿子离开他们,但他们也希望儿子能当个真正的城里人,他们脸上也觉得光彩。而且亚茹也一再保证,以后他们一定多来探望他们二老的。对善良的父母治疗儿童癫痫病好的医院是哪家来说,只要是对儿子有利的事,他们都会鼎力支持,哪里会还去考虑他们的晚年啊。#p#分页标题#e#

  建华的工作岳父已经托人给安排好,在市区一所中学继续当教师,这里的条件,自然比他山区学校的要强很多倍。岳父岳母就亚茹一个女儿,对建华这个女婿也很满意,对他们的生活也是全力帮助,还拿出积蓄给他们买了套楼房。可以说,建华的现在所拥有的一切,都是亚茹和她父母给的。

  建华不是负心的人,他很感激岳父母对他们的帮助,对亚茹,他也是疼爱有加,家里大事小情都是亚茹做主,只要亚茹吩咐他做的事,他也很少持反对意见。可是,亚茹这几年对他父母的态度,却让他越来越不能忍受。当初亚茹让他调动工作的时候说,他们每年放假了都回去看望爹妈,不会让他们老无所依的。亚茹嘴巴抹了蜜一样,哄得他爹妈满心欢喜,逢人就夸儿子娶了个城里好媳妇。

  可事实上呢,自从女儿乐乐出生,亚茹就借口孩子小,农村里条件差,过年都不肯回去。建华想爹妈了,打个电话,妈在电话里总问,乐乐长多高了啊,你们有空了,带孩子来让我们看看。建华听着妈的话,心疼得要掉泪。他觉得自己在父母面前,就是个罪人,甚至都没脸面对姐姐和妹妹。这些年他不在跟前,多亏她们照顾着爹妈,他是家里唯一的男孩,父母供出的大学生,山窝窝里飞出的金凤凰。可他现在甚至有些后悔了,如果他当年拒绝了亚茹,就找个纯朴的山里妹子做媳妇,至少能伺候父母,尽尽孝道,也强过现在这样进退两难,窝心地难受。

  亚茹午休起来去上班了,建华叫醒乐乐,带着她去给岳母家送鱼。不管心里多么不舒服,他还是不想违背亚茹的意思。

  乐乐看到外公外婆,高兴地扑过去,跳着脚让外婆抱。建华看着祖孙俩亲热的模样,心里酸酸的。乐乐都这么大了,爹妈还没见过几次。亚茹做月子的时候妈在妹妹的陪同下来过一次,住两天就走了。还有乐乐三岁那年得肺炎住院,爹妈知道了,急得不行,连夜赶来探望。再后来,爹妈看亚茹不肯和他回老家,肯定是嫌弃他们,就再也不来了,也是怕给儿子添麻烦吧。只是,同样是子女,也同样是父母,这差别,咋就这么大呢?

  岳母带着乐乐去超市买调料了,岳父是个棋迷,每次建华来都要让他陪着杀两盘,今日也不例外。

  建华下着棋,却有些心不在焉,连续几治疗癫痫最好的药步失误,眼看就要输了,细心的岳父,看到他眉宇间的不快,索性停下来不走了,问他有什么事,是不是和亚茹吵架了。

  建华吞吞吐吐的,本不想说,可架不住岳父犀利的目光,而且这事憋心里都好几年了,也确实郁闷,便跟岳父说了原委。

  建华知道,亚茹是他们的独生女,捧在手心里长大的,岳父母肯定会向着女儿,找理由为亚茹辩解的。

  可是,他却想错了,岳父听了他的话,脸上的表情严肃起来,语气也有些激动:“亚茹这孩子,太不懂事了,都是我们从小惯着她,让她养成这种目无尊长的坏毛病。建华,你是对的,我们都支持你,你爹娘供你上大学不容易,现在他们老了,你们理应尽孝道,回家陪爹娘好好过个年。亚茹那里,我给她做工作,我一会就给她打电话,让她下班了过来,我得好好给这死妮子上上课。这些年,我们都愧对你父母啊!”

  老岳父侃侃而谈,每一句话,都说到了建华的心坎里。他真有些后悔,这几年要早把心里的想法给岳父母说说,兴许他们早就劝亚茹改变态度了。人心隔肚皮,有时候,这僵局打破,反倒云开雾散了。

  两天后,一个小山村里的农家小院里,响起了噼噼啪啪的鞭炮声,建华和亚茹带着乐乐,恭恭敬敬地给父母拜年,欢乐的笑声,伴着袅袅的炊烟,在小院里回荡……

  编辑点评:

  过年,散文描述了,一对年轻夫妻,过年去乡下还是去城里的岳父家,而产生一点分歧。因此引出当初两人的恋爱的过程,其中写出了,建华贫穷的出身。居住在乡下的父母,盼着建华带着妻儿回家过年,年迈的父母期盼团圆。可建华的妻子,亚茹却嫌公婆那里生活条件差,不愿回乡下陪建华父母过年。可建华的父亲身体患病,天天盼着儿子能回家过个团圆年。亚茹的不解人意,是的建华心生不悦。建华去给岳父送鱼时,和岳父提及此事,得到了岳父的支持,岳父批评自己的女儿,说服了女儿,陪建华回乡过年。父母在,家就在,不管我们走到哪里,过什么样的生活,都不要忘记在家里守望我们的父母。百善孝为先,常回家看看,陪父母说说话,过个年,人间最贵是亲情。文章以叙事的手法,叙写了过年,很多人面临的无奈。文章语言朴实流畅,具有现实意义,很应景的一篇把好文章。推荐共赏

推荐阅读
本类最新

© zw.fxczi.com  可与适道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07688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