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与适道网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母质层 > 正文内容

登上云处好风景 才知高山流水情

来源:可与适道网   时间: 2020-10-20

  今日听村里的说,后山有个不大也不小的瀑布,很美。山顶上有个水库,是村里多年饮水的源泉。老人还说那水库与瀑布一起热烈又古朴着,并且还风尘不染。我想也是,风儿吹着,清水绿着,山里的水与勤劳可爱的人们世代生生不息着,肯定很美。今日正好,温度适中,不冷不热的,是个适合爬山登高的。刚好还有五六日就是节了,我就领先个几日登上高山领略绿树村边合,青山郭外斜的美景了。
  
  换上了运动装,携上一壶水,我就进山去了。山是在上村的后面,我先由下村走入上村,这还是有一段的。我怕不认得这进山的路,村里的老人说,就沿着村里这条河进山就行了。村里这条河就是从山上的水库沿着小溪流下来的。果然,沿着这哺乳了村里一代又一代人的由下往上走,还真到了村里的后山。还是在山脚,我抬起头向那看不到的山巅仰望,好有压迫感让我直感窒息。山间泛着或青绿或黄或红的,给这山倒增加了一份朦胧,几分诗意。
  
  山脚是一片梯田,种着番薯和棉花。风吹过时,棉花嘞着嘴露着洁白的牙齿在。趴在地上休憩的番薯也跟着笑,笑醉了一山的,笑红了村民朴实的脸。我从梯田经过时,村民边挖着红薯边对着我善意的微笑。他挥动锄头的样子令我想起的笔杆,如果他也会写诗,我想他一定会比诗人更懂得如何。我想他一定会把种得像他的番薯一样,香甜。
  
  路上还有山山两两的村民,也像是去水库美景的。个村民后来随着周边的树木渐行渐远。很静,除了风声还风声。虽然是在,山里还是能见大片大片的的。走上青青的由天然的石块叠成的小路,走进那片浓浓的绿色,一种神秘感觉油然而生。仿佛踏进了一片完全陌生的领域,呼吸到的通通都是大的气息。说是青青的石块,是因为石板上都长了些可爱的青苔,小巧的惹人怜爱。
  
  我拾级而上,两边是或枯或苍绿的树木。这样给命遐想的树木,让我全忘了上山的疲劳。不过疲劳还是有的,或许是太久没运动了,走了约莫半个小时我就累的不行了。这时想,要是有个拐杖拄着走就好了。真是想什么就有什么,刚走到一片竹林时,我就看到一根拐杖模样的棍子在地上等我把它拣起。这棍子像是樟树苗,很结实且长短适宜。一端还有被在地上磨的痕迹,肯定是早先时候人们用过的。还是我比较幸运,有这棍子,这山就好爬多了。
  
  拿到抽风是什么原因引起的?这棍子,我并没马上就开始往上爬,而是坐在这片竹林里休憩。正好这里有块天然的大石头,正好让我坐下感受这里难得的幽静。这样的场景,倒让我想起了《十面埋伏》。也是这样的竹林,这样的风声,只是少了那刀光剑影下的古琴声。多么想,我就是那古韵悠悠的琴声,撒入这天地间,撒入这竹林里。坐下,就不想走了。隐约中,我有听见那古琴婉转的声音。仔细听来,又像是的。仿佛是古琴叹息的韵律游丝般绵长。是了,是声。
  
  风声在若隐若现,若隐若现的还有那淙淙的流水声。拨开一丛绿枝,我看到右边就是山涧,清澈的溪水卧在高山之间,卧在五彩斑斓的卵石之上,看不见一点点杂质,纯洁得像一位天上的仙女。只有在这样秀丽的高山才能孕育出这样清凌的绿水。太美了,这一切太美了。我浑然不知累。
  
  再走几步,我看到小溪了。原来是有两条小溪的,这两条小溪像是的两只,明亮明亮的。在山脚汇成一条河,像是大山性感的嘴,亲吻着山下的。而这山路则是大山的鼻子,一路上闻到数不清的原始清香。
  
  伴着清风,随而响起的是秋虫。还有那鸟声,叽叽喳喳的,从每一棵树上发出,向我重重叠叠的包围起来。还有叶落悉琐的声音,像是谁在吹萧。在大山里激起一片久远的回声。我想这里的每一块石头,每一滴水,每一片叶子,每一朵花,都在用她们的最动听的歌喉咏唱,整座山处处缭绕着深邃空灵的歌声。
  
  渐渐的,随着我们离地面越来越远,路边的这条溪流也越来越窄,途中有好几处小瀑布,完全没有磅礴的气势,却别有一番清逸的风韵,让人听来不会觉得震耳欲聋,反倒像一首清新婉转的曲子。这就是的水,像一样柔美,像女子一样拥有清脆的嗓音。
  
  来到一处转弯角,溪水已汇入纤细的渠道,正好在路边。我蹲下来,注视着它,缓缓地,将双手浸入水中。刹那间,一股清凉通过指间在血管里蔓延流动,传遍全身。这时,我闭起眼睛,视觉外的所有感官都随之震撼,既而陶醉。在头顶发出沙沙的声响,不知是因为风,抑或是秋虫,还是它们自发地演奏,给这一切配上了完美的。我感到整座山的尚未启封的谜一样的,就在这冰泉中流淌,被山的、水的精灵一遍遍传唱,人们能够触摸,也能够聆听,却无法懂。
  
  过了这片竹林,就能看到水库的堤坝了。走上几分治疗癫痫的好办法?钟,就可以来到巍峨的堤坝下。之所以用巍来形容堤坝是因为这里真的是太险太峻了。通向山顶的是围绕着堤坝旋转的石梯,像是通往天上的云梯。我走上去,立马有种到了泰山的那种感觉,像是在下坠,下坠。太恐怖了,不过,我还是勇敢的走了上去。
  
  当终于看见高高耸立的山石上嵌着一个碗状的水库的那一刻,我怎么也无法掩饰内心的激动。没有看到这水库你是真的无法了解我此刻的欣喜的表情的。从来没有看过如此平静的水面,从来都没有。比杨贵妃梳妆的铜镜更像是镜子,这一定是西王母遗落在的镜子,一定是的。更让人欣喜的是这面镜子边沿都是修整很整齐的,让人联想到那些铜匠们能巧的手。这水库虽然是村民们修建的,可村里的老人说水库之前就是一个天然的湖。经过山上经年的雨水,山泉给积蓄起来的。怎么来形容山顶上嵌着一水库的场景呢,这就像是一个盛满水的洗脸盘,仙女们都是在此洗脸的。是的,一定是这样的。你看要不它也不会如此的精致,如此的美好。
  
  幽静,在此生根。平静,就此沉醉。静。让我无法呼吸的静,突然想打破这个平静的氛围。我拾起一块小石子狠狠的朝着水面丢去,只看见那块小石子做了漂亮的抛物线,滑落在水里,惊起一只停留在水面上休憩的水鸟,接着惊起一圈又一圈的涟漪,然后又恢复了之前所保持的平静。也就是我刚刚突然的动作让我觉得这山顶水库更像是一只佛祖化缘用的碗,怎么也打不碎,充满了禅意。我知道平常一只水做的玻璃碗,一块小石头,就可以打碎的。
  
  何等的奥妙,何等的神奇,我坐在水库的边沿上着。这水库像是一口井,周围都有一尺多高的石栏杆。而石栏杆是村民特意修建的像是凳子般的宽窄,很适合人们坐在上面的。这样的场景,很是叫人的。水库的右侧有一间小屋,是用力控制水闸的。通向那小屋要经过一长约三米的,石桥下是水库流向山下潺潺的流水,这倒有点流水人家的感觉。太美了。
  
  在水库小屋的边上,还停靠着一小舟,是村民在上面捕鱼用的。自己也叫轻舟,从来是很这样的小木舟的。我上前走近是想划下着小木舟的,只是这小舟经年日晒的,有些破损。而我又不谙水性,所以有些不敢上去。只是觉得这样的场景很美,一屋一水一舟一人,有些孤零零的美。
  
  水库四周都是树,郁郁葱葱的。大多是些古老的松树单纯性的癫痫病是怎么回事,大片大片的绿着,这样的绿是看不出是到了秋天的。只有水库堤上的草,枯萎的有丝秋意。这水库的堤是用很大一块很大一块的石头垒起来的,像是天然的,站在上面有点巍严的感觉。置立于此,让人联想到高手过招的场面。一萧一剑一江湖。当年洪七公与欧阳峰在华山之巅的比武也不过如此吧。
  
  若是站在水库堤上的边沿向下看,是会害怕的。我就试过。我仰望,觉得天很低很低,低的我仿佛可以把天上的流云摘下来作丝巾。俯视下面,觉得自己很高很高,高的我仿佛是置身在悬崖峭壁上无法呼吸。头会眩晕眩晕的,好有压迫感,仿佛一个不留神就掉了下去摔个粉身碎骨。
  
  也有一样东西是被摔的粉身碎骨的。是水库里流向山下的水。堤坝的石头层层叠叠的,一直延伸到下面的竹林。水库的堤坝大约有几十米高,呈一个六十度的斜坡。六十度,是个很陡的坡度,感觉任何生物在那上面就会滑下去。而堤坝的两边是巨大的石头,水库里的水就是从这天然的巨石的缝罅中钻过去流下山下的。这样形成一吊挂泉,一个瀑布,落入竹林的浅潭之中。紧接着峰回路转,这瀑布像是会乾坤大挪移的绝世神功,一个扭转就滑入紧接着的另一个瀑布。
  
  瀑布并不宽,挺窄的。但两个十几米的瀑布宛转的连在一起,实在是太壮观了。多么想近距离的去感受那天然的瀑布啊。可是我站在这高山之巅,如何下去呢?我整理了下自己的勇气,要不,就从这六十度的斜坡下去吧。很是要命,但我真的下去了,就为了那高山流水的那份情愫。幸好我之前有在上山的时候拾得一木棍,我就用这木棍支撑着一块又一块石头的缝隙,就这样一点一点,一步一步的过去了。貌似我得改句名言:啊!给我一根木棍,我就可以支撑一份。
  
  真正走进瀑布,才能感受那份美好的。我都无法用言语来表达了。一切尽在水声里,大珠小珠落玉盘,嘈�懈�入耳。我仿佛看见伯牙正抱着千百年来的古琴,正等着钟子期一起一起吟唱那高山流水情。清风徐徐吹来,暖暖的晒着,一挂就千年的瀑布,一笑就千年的古松,醉了一脸兴奋的我。高山流水下,谁比谁更美呢?
  
  不知道。我不知道。我只看见镶嵌在瀑布石头中几株如兰花般的草,绿油油的向我招手。我被吸引了过去,脱了鞋袜,与瀑布融入在一起。飞流直下的水激起一阵阵水花,溅了我一身。我不在乎,河北哪个癫痫病医院看的好我不在乎。我在乎的是瀑布这样直爽的性格,没有一点做作,不像都市里人们狡诈冷漠的脸。
  
  我就这样呆在瀑布下,一呆就是一个下午。身上都湿透了,还没有一丝倦意,不舍得走。这会儿我想我要是穿着泳装来就好了,我光着脚坐在浅潭中央的一块巨石上边用脚拍着水边这样想。那是一块很大很大的石头且光滑圆润,红褐色的一部分是浮出水面的,而水下部分的颜色由褐到灰再到绿,埋在泉水中。
  
  我就这样光着脚,涉入这片碧澄澄的水域,冰凉的水滑过我腿部的每一寸肌肤,然后水在我身后折起几痕淡淡的细纹,又渐渐消失了。而瀑布飞溅下来的水花在落入一潭静水时化为一圈圈涟漪,像开在水中的花,无声地绽放。飞花打在我的脸上,痒酥酥的,我舔了一下落在嘴边的水花。好甜,像是每年时酿的米酒。我的脚底踏在凌乱却温润的卵石上,周身凉爽,感觉自己成了这圣水的一部分,灵气透过皮肤,渗入我的身体。最后我爬上了那巨大石块的顶部,站起来,感到似乎周围的水将尘世与我隔开。风夹带着叶子呼出的清香和泉水的呢喃绕过我的脸颊,我仿佛看到一绝色女子穿着飘逸的白色长纱裙,从瀑布中向我款款走来。有些跌跌撞撞但依然袅袅婷婷扶着树从一棵到另一棵,口中唱着悲凉凄婉的调子走过一座山,一潭水。
  
  素弦一一起秋风。就像瀑布上的水流,很快的飞逝过去。是了,不早了。太阳有些微微凉意了,加上湿漉漉的衣服,有点苍凉之感。起身走到一旁的斜坡仰躺着,晒着太阳,或被太阳晒。陡壁下,斜坡上,阳光躺了一地。这样的阳光还是有些的,衣服很快干了起来。
  
  起身找不到回不去的路。看不见,我看不见。四周一片苍茫,然后太阳下山了。我也跟着太阳下山去。我小心翼翼的走着,顺着路边的那溪水流淌的方向一步步往下,用的去捕捉每一丝美丽,我没相机,可惜了这番美景。就是带上画板画下也好啊。我抬起头沿着笔直的竹子望着枝梢间那一线或者甚至只有一眼的藏青色的天空,耳边又回荡起那清澈绿的天籁之声。
  
  巍巍层石倚云平,一潭静水醉魄醒。暖日乱山生淡碧,带风寒竹有余青。孤松傍石为深�,幽鸟冲烟入画屏。登上云处好风景,才知高山流水情。
  
  带上画板,穿上泳衣,明天我还来。
  
  

推荐阅读
本类最新

© zw.fxczi.com  可与适道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07688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