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与适道网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三千纪 > 正文内容

做一颗卓越的铜豌豆

来源:可与适道网   时间: 2021-10-06

  他读了美国最牛的三所大学,哈佛、麻省理工、斯坦福都是他的母校;他55岁还在打工,56岁才开始创业,十年就傲立全球半导体业,成为业内闻者胆寒的“让对手发抖的人”;他治下严厉苛刻,员工和他开会经常要带胃药,但他手下的人才流失最少,出走的员工都对他深怀感激;他说:“我知道我不讨人喜欢,但我不准备改变。”
  
  竞争得让对手发抖
  
  56岁时,张忠谋决定重新出发,干出一番事业。他给自己设定的目标是,办一个世界级的半导体公司。消息一出,一片哗然。
  
  在这之前,张忠谋已经在半导体业摸爬滚打了二十年,成为全球顶级半导体公司德州仪器的第三号人物。在这个基础上,张忠谋有了在半导体业继续追求世界级的视野、底气和能力,然而,没了世界级的大平台,从零开始再造一个世界级,谈何容易。
  
  张忠谋是台湾工业研究院请回去的“救市”专家,开会时,有人说:“我们只要办起来就好了,世界级根本想都不用想。”张忠谋却说:“我们未来的竞争对手是美国和日本。”与会者全体哑然——这简直是天方夜谭。
  
  东家看不起张忠谋,市场就更看不起他了。他必须到处做简报,向股东要钱,还要自己找人、建厂、寻市场,每个环节都要从头开始。他去找荷兰企业飞利浦投资,对方负责人却说:“我们不投资落后地区的小公司……”
  
  但张忠谋认定他一定能做到世界级,不仅会做成,而且要成为行业先导,“我要重新定义这个行业”。
  
 治疗癫痫最权威的医院是哪家 彼时,全球主流半导体公司走的都是芯片设计、制造一条龙的路子,因为半导体的设计需要强大的智力支持,制造需要强大的资金后盾,这种行业模式产生的后果是,半导体业成了一个智力与资金双密集、持续被巨头垄断的高门槛行业,一般从业者几乎水泼不进,偶尔有侥幸挤进去的,也只能从资本要求低的设计干起,靠看寡头的脸色行事,活得有上顿没下顿。
  
  张忠谋决定斩断这张大网,让做设计的可以更专注设计,做制造的可以更专注制造,进而合力推动行业更高、更快、更繁荣。因为相对于设计的市场,制造市场规模更大,技术难度更大,竞争门槛也更高,张忠谋选择了从制造市场干起。
  
  这个过程的艰辛从张忠谋给英特尔公司代加工可见一斑。英特尔公司百般挑剔,在制程的每一站都做了详细检查,最后得出结论:制程中有两百多处错误,必须改正,否则不会让张忠谋的台积电代工。所有人都很气愤:“没见过这么难伺候的。”只有张忠谋觉得是个时机:如果英特尔公司认可了台积电,那么台积电离全球化就不远了。他勒令全面整改,换机器、换制程,最终,英特尔不仅将订单托付给了张忠谋,还借势完成了自身从一条龙到专攻设计的转型。“英特尔公司设计CPU很厉害,但是生产CPU不行,我的成本是它的一半,我的品质比它的好两倍,它不找我代工找谁?”
  
  此后,张忠谋不断改变半导体产业的游戏规则,先是让设计与制造分离,接着让制造全程服务于设计,利用自身的行业前瞻性配合客户的设计,完美地走出“无芯片厂的芯片设计公司+代工”的合作典范。全球半导体业癫痫大发作多久一次由此发生巨变,连著名管理学家迈克尔·波特也不得不盛赞张忠谋:“不是创办了一个企业,而是创造和成就了两个产业:专业的半导体制造代工产业和专业的半导体设计产业。”
  
  领袖都是不可爱的
  
  与竞争上的铁腕相比,在管理上,张忠谋也颇为严厉,甚至有“酷吏”之称。
  
  坊间流传最广的段子是,和他开会,进门前要先深呼吸压压惊,或者带着胃药,因为他几个问题问下来,与会者就会出一身冷汗;还得随时准备去拣报告,因为他认为错误的报告,会直接摔到地上。
  
  张忠谋承认这些都是事实,也自认是“强势领导”。他的解释是,“强势就是执著的代名词。作为管理者,很多时候绝不能做太多的妥协,他一定要执著,而且要自己有信心。当然,这和性格也有关系,比如有时我讲话其实很有情感,但人家听起来就是觉得很强势。”
  
  这种强势一直延续到今天。他不容下属不思进取,如果下属犯了规,无论职位高低,就直接下�n。张忠谋曾在10分钟之内撤换掉了执行总裁。台积电长期推行一项人力优化计划,每年针对绩效考核最后4%的员工特别管理。这原本是为了提高员工素质而制定的举措,但2009年,接班张忠谋任执行总裁的蔡力行为了度过金融危机难关,假借考核强制裁员,将最后5%的员工直接辞退。一个员工因为妻子怀孕需要处理很多家事,在考核中落入这5%之中不幸被辞退。员工的父亲心痛之下,写信给张忠谋说明原委。了解到真相后,张忠谋拍着桌子罢免了蔡力行。“一个管理者,既要有能力,还要有郑州癫痫病到哪治好公德,德才兼备,方能与时俱进。”
  
  最近这两年,台积电还搞出一个“夜莺计划”,在之前三班倒、连轴转、24小时生产不间断的基础上,推行三班倒、连轴转、24小时不间断的研发。这让一些员工甚至旁观者都受不了,但已经80多岁的张忠谋并没有丝毫手软的意思,他不但要求三班倒,还要求班班都要做出最高效率。“工作产出来自‘投入’乘以‘效率’,效率才是关键。别人工作50小时,你比他多做20%变成60小时,但如果他的效率比你高30%,那成果就是比你好!”
  
  张忠谋一直这么强悍,由此获得“酷吏”之称。对于这个称号,张忠谋一点也不排斥,他公开说,大部分的领导者都不是可爱的。他甚至反问了一句:“放眼行业内外的产业大佬,有人能说他们可爱吗?可他们是被尊敬的。可爱与被喜欢不等于被尊敬,被尊敬的原因是他们拟定了正确的策略,而不是可爱。”
  
  我从没准备改变
  
  因为强势铁腕又我行我素、壮志雄心又脚踏实地,张忠谋不喜欢混圈子,不喜欢称兄道弟拉帮结派,这让他明显有点知音难觅。但张忠谋一如既往地倔强,“我知道很多人不喜欢我,但我并不准备改变”。
  
  张忠谋一直信奉他创造的“员工幸福原则”,坚持尽可能地善待他的员工。早年,他就从董事会争取到每年拨出利润的20%作为员工红利;2013年他又废除以股票形式发放分红的规定,改为100%用现金。除常规性激励,每个重要战役他都会采取特别措施重赏有功者。比如“夜莺计划”,所有加入该计划的员工都是陕西省癫痫医院哪家好底薪加30%、分红加50%。他的理由是,他们这样既勤奋又有效率干下来,让台积电将独享iPhone7、甚至iPhone8的订单盛宴,有理由分享胜利果实。
  
  他照旧对各级管理者的专业素养要求极高,常把下属问得一身冷汗。“大策略通常要靠领导人的洞见,策略的最后决策者往往只在管理层,所以每件事都是经理人的当务之急。”他始终如一地勇于为员工领路。“用金钱去激励的办法只是起到了‘拉拉队’的功能,真正最重要的,应该是带给他们方向、目标和成就感。因为人通常不只是为了赚钱而工作。赚钱的确是一部分的目标,但是对很多人来说,更大的目标是要做出一点事来,有成就感、使命感。我讲的愿景,就是给大家一个使命。领袖假如自己很相信,就可以变成磁石吸引别人一起走”。
  
  张忠谋一个字一个字手写了一部自传(上),现在正在准备自传(下),并且依然保持着从小就有的文艺爱好,看文学典籍,听古典音乐,看歌剧、话剧。到了古稀之年,他仍然定期去台湾交通大学讲授EMBA课程,认认真真准备教材,一讲就是三小时,每次开课都座无虚席。
  
  张忠谋说,自己对金钱、权力和荣耀并不轻视,但也不把它们看得很重。“荣耀不过是过眼烟云,鼓掌很快就会停止,但这种情形我看得很多”。有人问他眼中优秀的企业家是怎么样的,他说:“第一要求是诚信、道德。能力当然重要,但没有道德,就算成功也只会成为社会的祸害。”至于对自己的评价,他认为还算成功,“因为我是一个蒸不烂、煮不热、锤不扁、炒不爆的铜豌豆。”

推荐阅读
本类最新

© zw.fxczi.com  可与适道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07688号-2